Perrone Blog

人的第一天职就是做自己

请允许我用凌乱的词句纪念您

石头墙角散开的几株草莓,是我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味道

不知怎地,最近工作毫无状态,终于还是提笔,想想原因,竟是今天是1866年之后的首次超级蓝月月全食。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妈妈的爸爸叫外公,妈妈的妈妈叫外婆…”,是啊,妈妈的妈妈叫外婆,但我更习惯叫姥姥。 小时候,在昏暗的灯光下,您翻动着锅铲,洒下几粒味精,香喷喷的柴火饭就出炉 也许是一盘略咸的土豆丝,也有可能是一盘猪油炖豆角 最常见的苞米茬子和留着油的咸鸭蛋...

SpringBoot Thymeleaf 从数据库加载模板文件

Use SpringBoot Thymeleaf Loading Template from database

问题描述 Thymeleaf 是SpringBoot默认得模板,平时我们使用都是从项目目录下加载,例如: pom.xml 关于Thymeleaf的配置 <dependency> <groupId>org.springframework.boot</groupId> <art...

SpringBoot 上传文件异常

上传文件 The field file exceeds its maximum permitted size of 1048576 bytes.

问题描述 上传文件 The field file exceeds its maximum permitted size of 1048576 bytes. 问题原因 SpringBoot内置的Tomcat设置了上传文件的大小限制 查看源码 SpringBoot 1.5.3.RELEASE 在 org.springframework.boot.autoconfigure.web.M...

父亲的散文,母亲的画

直到我自已也成为一名父亲,方知道这个名词对等的责任

1984年庄稼还未收割完…1994年庄稼早已收割完… 现在的我作为一名父亲,更深知何为责任,何为传承,“所有的枯萎为了所有的盛开,所有的清贫为了所有的自在。” 父亲写的散文诗 董玉方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天啊 闹着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十年一刻,不忘初心 - 19班毕业十年聚会后的一些感想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是一种态度

最近,拾起了多年未执之笔-也可能是不长敲文字的键盘,记录生活,记录工作,恰逢十年一聚,作此文记之,无它,随心而已。奈何年岁增长,记忆力减退,许多事情记得不真切了… 十年一刻 现在,写东西之前要构思好久,不如之前思如泉涌,下笔成文,这个之前有多久?恐怕得有十年… 十年前,我们十七八岁,心扉敞开,梦想缤纷,憧憬着未知的未来,甚至忘记了去想飞逝的那段艰苦的时光。身为85后的我们,背着...

JGit SSH验证

Java JGit Authentication JGit SSH验证机制

简介 如果你想在一个 Java 程序中使用 Git ,有一个功能齐全的 Git 库,那就是 JGit 。 JGit 是一个用 Java 写成的功能相对健全的 Git 的实现,它在 Java 社区中被广泛使用。 JGit 项目由 Eclipse 维护,它的主页在 http://www.eclipse.org/jgit 。 正文 使用JGit clone 仓库,有几种方式 这里表一下 SS...

北京,渐渐熟悉的四季

翻开那本藏于角落染满灰尘的日记,努力的粘合两个时间点几乎断线的思绪……

许久没有提笔写些什么了,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将感情宣泄于纸与笔之间是什么时候了。翻开那本藏于角落染满灰尘的日记,努力的粘合两个时间点几乎断线的思绪…… 写在前面的 不知不觉来到北京已经快一年了,挥挥手告别那个会时而撩拨思绪的大学时代,走上了为梦想、生活还有爱情奋斗的旅途。有时候欣喜于这座城市带给我们的无限憧憬,正如置身于玉渊潭满园灿烂开放的樱花之中,久久的沉醉;有时候惶恐于在人群之...

时间都去哪了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 初识这首歌曲,还是在冯小刚的电影《私人定制》里,说实话我对这部电影并不感冒,也不关心冯导是否像网友评论的那样已经黔驴技穷,但我很庆幸的是能听到这样一首娓娓抒情的插曲,词曲舒缓像淙淙溪水直戳心扉地勾勒出一幅温馨深情的画面,不仅呼唤了一种珍惜亲情、感恩亲情的人文关怀,也掀起了人们对时间去哪了的热切追问。 我们在夏蝉...

从未想过要漂在哪里,离开热恋的故土千里迢迢走向城市,没有顾及身边婀娜的风景,没有注意父辈不舍与无奈的表情,欣然踏上未有归期的旅途,我们就成为了这千千万万追寻梦想的人,于纷扰复杂的花花世界,甚至渺小的还不如一粒尘埃,一阵狂风也许就飞向了远方。漂,并不是大多数人一味无奈叹息的陈词滥调,物欲虽然横流,但是我们还是抓住了梦想这根救命稻草,对待虚伪没有严苛,对待赞美没有喜悦,只对待梦想我们仍在坚持。 ...

从乡愁开始说起

我在银装素裹时归来,度过春暖等待花开;我在白雪纷飞时离去,痛饮乡愁期许未来

从乡愁开始说起 如往常一样急促地爬上雍和宫桥东的过街天桥,不算凛冽的寒风还是会吹得你左顾右盼,装扮了半面金装的摩天楼宇告诉我,朝阳已经升起,北二环如龙的车流提醒我这又是一个普通的早高峰。时间已经是2014年12月31日,岁末了,许多人都有一些感慨,悲伤抑或喜悦、留念抑或希冀,面对生活这场岁岁年年无休止的官司,是时候为这一年总结陈词了,也好让时间这位公正的法官来评判。 关键词:乡愁 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