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谢雨齐 on February 9, 2017

从未想过要漂在哪里,离开热恋的故土千里迢迢走向城市,没有顾及身边婀娜的风景,没有注意父辈不舍与无奈的表情,欣然踏上未有归期的旅途,我们就成为了这千千万万追寻梦想的人,于纷扰复杂的花花世界,甚至渺小的还不如一粒尘埃,一阵狂风也许就飞向了远方。漂,并不是大多数人一味无奈叹息的陈词滥调,物欲虽然横流,但是我们还是抓住了梦想这根救命稻草,对待虚伪没有严苛,对待赞美没有喜悦,只对待梦想我们仍在坚持。

几年前,西单女孩抱着木吉他在地下通道唱齐秦的歌时,我还未到北京,从她的歌声里我并未听到大多数人所想象到的心酸,而后来,旭日阳刚豪迈演唱的春天里,似乎又让我们同情这一类人的遭遇,而当我真正的踏上这方热土,我才明白,他们歌声中或无奈或沧桑的情感原来却是这样五味杂陈,只有亲身体会才知道其中的滋味。于是,当你为住所奔波而不知如何身处金台夕照,周身高挑的路灯与轻佻的霓虹搞得你辨不清方向时,是无奈;于是当你加班到只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你疯狂的奔跑,似乎前方就是梦想照亮的地方,却看见车厢满满当当的疲惫身躯时,是无奈;于是,当你满心欢喜地去欣赏香山红叶,却饱览黑压压的人头攒动时,是无奈,是怎么也打不起赞美的兴致。

我甚至还会想起在那个天桥飘洒濛濛细雨的午后,我送你坐上离开北京班车时的景象,你默默不语,我知道你眸子里的渴求,是讨厌每周一次两个城市之间的奔波,是渴望能够每时每刻的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