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渐渐熟悉的四季

翻开那本藏于角落染满灰尘的日记,努力的粘合两个时间点几乎断线的思绪……

Posted by 谢雨齐 on July 12, 2017

许久没有提笔写些什么了,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将感情宣泄于纸与笔之间是什么时候了。翻开那本藏于角落染满灰尘的日记,努力的粘合两个时间点几乎断线的思绪……


写在前面的

不知不觉来到北京已经快一年了,挥挥手告别那个会时而撩拨思绪的大学时代,走上了为梦想、生活还有爱情奋斗的旅途。有时候欣喜于这座城市带给我们的无限憧憬,正如置身于玉渊潭满园灿烂开放的樱花之中,久久的沉醉;有时候惶恐于在人群之中穿梭寻觅不到同行的伙伴,最为鲜明的就是摩肩接踵的天安门广场;有时候也会透过夜车不大的窗欣赏着霓虹放的绚烂,有时候也会无故地拿着数不清的标准来考量自己,有时候也会对于突兀而来的忧伤无动于衷,直到陷入不可形容的沉思,那些对于青春匆匆流逝的感伤,对未来无尽的迷惘,仿佛雨过之后一地的枯黄。我想这是每个像我一样的人都会经历的蜕变前的阵痛,有的人很短,有的人很长。

从沃野千里的三江平原到悠悠千年的皇城古都,一千七百多公里,可以计量的是距离,却无法估算北京这座城市承载了多少人的感情,有着东方文化谦虚温婉却也不少西方文化的奔放浪漫,有着北方爷们的粗野却也不少江南女子的婉约,她努力汲取着精华,她包容着一切。让人们不禁的爱上这座复杂的城市,投入她的怀抱。 我用一年的时间习惯了北京的季节……


二月

二月,春寒料峭,那些被打着过期标签的幻想,不敢肆意的游荡。凛冽的风游走于繁华的街区,绕过钢筋水泥浇筑的楼宇,吹在人们的脸庞,吹皱了人们的眉头。似乎有人正宣布着什么,哦,我听得懂,那大概是冬天还没有向春天妥协。 时间就这么走着,在一些人眼中飞快,在一些人眼中缓慢。

七月

七月,薰衣草热烈的开放着,一簇簇火焰,幽紫幽蓝,燃烧成梦幻的天堂。受不了环岛效应的人们驱车驶向折射着质朴与浪漫之光的海洋,新人们把一生最幸福的瞬间定格在这儿,女孩把呢喃的情话大声的喊给男孩听,老伴儿们相互搀扶着漫步,孩子们嬉闹玩耍,温馨的画面让人们觉得这蓝紫色的香柱可以熏去夏日的烦闷与不安。而后忽然而至的瓢泼大雨,倾倒了每一颗向往奔放的心。

十月

十月,记得是杨朔先生所说,那是北京最浓最浓的秋色了。火一样的映红了京城。于眼睛湖畔,不带着些许情绪,只是漫无目的地感受着拂过湖面的秋风,聆听着湖水的粼粼冷冷,不同于大学时代在某个酣睡的午后听着忧伤亦或快乐的音乐在人工湖边发呆,更多的是对满山红色的眷恋。黄昏时分,沿着曲曲折折小路,和着不远处的人声鼎沸,沉浸于一种无可名状的喜悦。

我想北京是没有冬天的,比起家乡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十二月

十二月,依然熙攘的长街,温暖的阳光和刺骨的寒风却也可以共存,这种极大的反差甚至让人觉得恍惚。办公楼里可以清晰的听到北风的呼号,难得的雪极力地挣脱云的怀抱,飘在空中舒展筋骨,飘飘洒洒一夜也只不过一层薄纱,却是一年中最不寻常的光景了。


回眸2011这个特别的年头,惊喜多于忧虑,平淡多于繁杂,宁静多于喧嚣,而我们更像是一群迁徙的候鸟,追逐着梦想来到了这片神圣的土地,渐渐的熟悉这并不鲜明的季节。也许因为爱情,因为工作,因为关于自己的种种,有一些人继续旅途去寻觅梦中的天堂,而那些找到了归属的人们则勤恳的耕耘,一点点向着梦想靠近。如果记忆是张画布,那么每一段经历,每一个故事,都是那无规律的斑斑点点,自由地排列组合着,最后绘为难忘的流年,而有关于北京的将会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点亮多姿多彩的人生。

—— 2012年,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