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刻,不忘初心 - 19班毕业十年聚会后的一些感想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是一种态度

Posted by Perrone on August 6, 2017

最近,拾起了多年未执之笔-也可能是不长敲文字的键盘,记录生活,记录工作,恰逢十年一聚,作此文记之,无它,随心而已。奈何年岁增长,记忆力减退,许多事情记得不真切了…

十年一刻

现在,写东西之前要构思好久,不如之前思如泉涌,下笔成文,这个之前有多久?恐怕得有十年…

十年前,我们十七八岁,心扉敞开,梦想缤纷,憧憬着未知的未来,甚至忘记了去想飞逝的那段艰苦的时光。身为85后的我们,背着亲人的殷切期望,知识改变命运在那个年代还在被笃信,三年寒窗,看着字眼很俗套,但确实是最合适的形容,因为寒风凛冽而窗户很薄,因为寝室阴冷到被褥下的草垫子都可以挤出湿漉漉的水,为此我还迫不得已在一个风雪突袭的夜晚,钻进了室友的被窝以至于多年以后我们建立的微信群还叫“记得我们一被窝”,类似体现“寒”这个字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八人寝的我们三九寒天依然会在6点多钟起床打4V4的篮球,篮球是我们那个时候最好的也是仅有的课外活动了;比如,在县城居住的较远一些的同学,冬天也是要骑自行车的。虽然条件艰苦,但刻苦却是我们的好品质,我们是全年级的理科精英,但我们并不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校运动会,女子百米冠军是我们班的同学S,排球比赛,篮球比赛成绩也都很理想。教室后面的小黑屋,教学楼后面面粗糙的篮球场地,教学楼前面春夏之交绽放的几株丁香花,这些都是十年后的我们无比怀念的,而那个时候我们只需要考虑一件事情,怎么样把分考得更高。

如今,我们廿十七八岁,有的结了婚生了孩子,有的还孤身一人,再见时我们未像十年前分别时热泪盈眶,岁月是一把杀猪刀,它改变了我们的身形体重,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态度,但却改变不了我们再会时的那一份自然,那份有关青春,有关奋斗的真情。

天南海北

聚会之前,组织者同学L说要统计一下各位同学在全国的分布情况,想找出中心位置,于是乎收集数据,整理计算,获得下图(可能有些地方出现纰漏,但大致如此)

image

可见身为东北人的我们,大部分同学依然选择了北方的大中型城市作为安身立命之说,这也间接地反映了东三省的人才流失情况以及全国人口的迁徙情况(当然样本这么小,不足以说明情况),这里必须要向在南方生根发芽的同学表示敬意,在那里他们除了要面对起居饮食、风俗习惯的挑战,更要面对没有暖气的冬天,说到这,就必须调侃一下,“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是不是特别适合冬天南北方的对比。

闲看庭前

“闲看挺闲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又被同学L提起了, 这句话经常被我写在高中作文里,可能并不是经常,只是自己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被语文老师拿到各个班级朗读,有这样一个加成的原因,同学们也就记得深了。这句话采摘于《菜根谭》,提到这本书,我必须要说些什么,这是一本奇书,它教你修身养性、教你参悟自然规律,教你如何为人处世,高中时我视它为写好散文的秘密宝典,现在想想我可能早已经把它作为我人生观的一部分了。

其实,高中时我们获得作文金句的途径并不多,除了历届高考高分范文,读者、意林、青年文摘这些杂志,还有很大一部分应该来自当时的流行歌曲的歌词,“狼牙月,伊人憔悴,我举杯,哭红颜不回…” 这一段被同学Z引入了作文中成为了范文,让我刷新了最周杰伦与方文山这对黄金CP的认识,以至于大学期间,我一直在尝试歌词创作,虽然产量不多,甚至我在想,如果我可以好好的学习乐理,大学时把打游戏的时间用来学吉他,我是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幕后词曲作者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十年来,我只填了几首词,仍然属于自娱自乐。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总于到了正文部分,同学L很有心,为每人定制了一件T恤,胸前印着正是“不忘初心”。

image (上图来自于同学G的朋友圈)

从北京地铁4号线,驱车近4小时才到十渡景区的云泽山庄,让不曾在北京生活的同学们见识到了北京堵车的神奇之处,拥堵不是因为有交通事故发生,而是一个个不守交规的私家车主随意变道逆行所致,这里表示强烈的谴责。我们乘坐的是19座的考斯特,宽敞舒适的车厢给了我们很大的活动空间,也让这个行程变得不那么疲惫。 沿路,我们欢声笑语,调侃自己的职业,搞餐饮的,卖保险的、卖手机的、修拖拉机的、搞采购的、写代码的,各行真的如隔山,总会搞出各种笑话。下午两点钟,终于到了下榻的酒店,吃了个便饭,稍作休整就去漂流了,排队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孩子们放暑假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景区是多么痛的领悟。4点多,终于轮到了我们,两人一船,马力开足,漂流之前说是会有“水仗”这一项目,分分做好了湿身准备,买了几个水瓢,原以为只是扬扬水而已,没想到被1米9的Y同学拿着清华大学的吃面碗好个虐,被泼时,你根本睁不开眼睛,更别提反抗了。就这么打打闹闹,我们漂了近4公里,每个人都成了落汤鸡。换好衣服,我们乘车去了碧波园农家乐,进行BBQ。 一行11人喝了49瓶燕京啤酒,这里不能算人均了,因为我和另一名女同学酒精过敏,她没喝,我只喝了一瓶半。烧烤我们是没吃多少的,席间只了解了同学们上学期间,甚至中学、小学的一些有趣的往事,我们也谈起了去往了另一个世界的L同学,对她的离去,至今我们很多人是不能接受的。

畅饮之时,倾盆大雨,电闪雷鸣,却没减弱我们的热情,不时从乌云之间探出头来的月儿也很应景,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还有人放了烟火;面对有山,有水,有风,有雨,有雷,有月,有酒,有肉,有烟火的场景,不知古代诗人要怎样锻造绝句,反正我们只顾醉去,没有畅谈未来,只有缅怀过去。是夜十点,驱车回到住宿酒店——之后也就断片了。次日,吃过早饭后,9点乘车返京在公益西桥下车,在华联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同学C,其实原本十渡自行应是12人,奈何狼厂加班,错过了很多趣事。

感谢

十年再聚,要感谢QQ、微信让我们从来不曾远离,感谢同学Q、同学L、同学Y等的不遗余力的组织,要感谢排除万难参加的同学们,也要感谢遗憾未曾再见的同学,谢谢你们,给了彼此铭心的三年,谢谢你们,让我们彼此认识了十三年,有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