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散文,母亲的画

直到我自已也成为一名父亲,方知道这个名词对等的责任

Posted by Perrone on October 9, 2017

1984年庄稼还未收割完…1994年庄稼早已收割完… 现在的我作为一名父亲,更深知何为责任,何为传承,“所有的枯萎为了所有的盛开,所有的清贫为了所有的自在。”

父亲写的散文诗

董玉方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女儿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天啊 闹着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 给了自己两拳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女儿扎着马尾辫 跑进了校园

可是最近她 有点孤单瘦了一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一堆纸钱

那时的女儿一定 会美得惊艳

有个爱她的男人 要娶她回家

可想到这些 我却不忍看她一眼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生命 留下的散文诗

一个字一块钻石,一句话一处遗址

他的笔下长满青草,没人收拾

大海和高山,铺在纸上

所有的今生,就是所有的来世

后来,这些笔画长满了倒刺

几十年后,扎得我泪流不止

可我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张旧报纸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

直到我也成为一名父亲

初识这首诗歌,之所以称之为诗歌,因为其既做为一首诗存于诗集,亦做为一首歌传世,何况诗本来就是用于歌呢,得感谢许飞的创作和李健的传唱,好了,言归正传,此篇佳作是网易云音乐的年终榜单中推荐的,也算偶然听得,朴实无华的旋律和歌词却有直叩心门的力量,父亲,踟蹰的画面感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来,恰逢女儿也在我的怀中,便有了莫名的亲切感,也让我回忆起来这个小生命诞生的过程。

迎接新生命

还没正式领证的时候,妻子和我就对未来生儿育女做了规划,而且早就起好了小名——小小绿,一来是我们都很喜欢文青天团苏打绿,二来妻子也有小绿的昵称,索性就这样叫了,也算别具一格,不失文雅。

怀孕的过程是很艰辛的,我隔三差五的就以日志的形式记录下来,想着孩子长大了给ta看看,ta母亲当时多不容易,虽然这篇文章要写得是父亲写的散文诗,但我觉得,母亲最大,就列几个记忆犹新的画面,时刻鞭策自己,要对整个家负责。

怀孕时,妻子血糖偏高,含糖量高的水果一概碰不得,负责采买做饭的母亲也颇费心思,最后找到了西柚这个营养价值不错的水果给妻子吃,算是陪伴了整个孕期,不仅吃得方面要特别注意,还要隔三差五的去社区医院扎手指头测血糖,社区医院虽然近,但总归是不太方便,索性买了一个血糖仪,想起来就扎一下手指头测一下,每次我母亲看到都说特别心疼,好在是产检糖耐的时候指标擦边过,为此我们全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

再后来,有过一段脐带绕颈,好在活泼好动的大闺女自己转了过来。还有SD血流值异常,产检大夫还让住院观察,奈何床位紧张就让租了一个胎心监护仪,于是每天下班回家,妻子和我的事情就是听闺女从仪器里面发出的生命的颤动声,偶尔一阵断了,我们会担心好一阵子。

……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如妻子所说,看到孩子的笑容,一切的疼痛都是浮云。

名字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这自然是废话,谁让这是我的孩子呢,名字这件事我终究还是俗套了,思忖了很久,查了很多资料,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国学的博大精深,奈何我才疏学浅,既然不能做填空题,那就出几个选项让大家投票吧。

  • 汀兰 – 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 瀚林
  • 慧慧
  • 沁蕾
  • 馥莉
  • 芳菲 –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 一菲
  • 艺菡
  • 蕙心 – 金声玉韵,蕙心兰质
  • 雅楠
  • 苒苒 – 苒苒齐芳草,飘飘笑断蓬

还有诸如,采菲、茵茵、蔓蔓、婉柔、菁菁、茉莉、蓓蕾、卉英等,最后求教于在这方面颇有造诣的大舅,这才定了下来。

至于小名,小小绿读起来也朗朗上口,而且是很早就起好了的,可小小绿的姥姥总是胖妞、胖丫的叫小小绿,叫顺了嘴,加上小区里的小朋友的名字叠音居多,最后妞妞这个名字却是叫得最响亮的,也叫了出去。

至于英文名字,liekkass,至今全家也没有同意,其实这是一首歌曲的名字 ,北欧音乐人索菲娅·雅诺克演唱的缓缓的宁静,着实好听,我给起这个名字,也是一种寄托,希望小小绿可以惬意地享受她的童年时光,犹如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懒懒的暖暖的…

第一次离开

女儿三个多月大的时候,第一次带她回了河间的外婆家,带她去见尚未谋面的外公,还有大舅家的两位表哥,一家子都很喜欢这个小家伙儿,丈母娘提前晒好了被褥,小表哥准备好了玩具,逗着女儿笑,大概是还小,还没认生,陌生人见时,她还不会哭闹。将妻子和女儿安顿好后,我便回京上班,第一次离开女儿,真有些寝食难安的感觉,幸而有微信存在,让我觉得女儿就在身边,就这样熬过了半月。

image

365天

再过一会儿,小小绿就满365天了,按照育婴APP宝宝树的提示,“满一周岁了,我已经能够拿着小筐或其他物品独立站起来了,我越来越喜欢运动,性格气质也开始显现出来了。”

一年前的此刻,岳母、母亲和我,还在妇幼医院逼仄的通道里焦急地等待着妻子的消息,从早上8点进入产房催生到下午15时46分左右,医生探出头来通知, 历经近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让你完成了准妈妈到妈妈的蜕变,小绿,我们全家历经41周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这个神圣的时刻。

小绿,感谢你这一年的付出。

同时也要感谢所有关心关爱小小绿成长的人。

image

愿我的散文,成为你的诗

孩子,以这样一种方式纪念你的生日,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每当我说,爸爸哄你睡觉了,你会靠在我的怀里,然后哼着唱着

孩子,你正在蹒跚学步,抓住大人的手不放,这就是你探索的勇气,是么?

每当我们说,妞妞喝水么,你将目光投向放杯子的地方,然后微笑着

孩子,我和你妈妈有个约定,她用照片和画笔,我用文字,共同记录你的成长

每当妈妈说,给你讲故事了,你一定要拿着书,躺下来,才肯罢休

孩子,今天你一岁了

其实,你的长辈们都是按照农历过生日的,但是今年有闰月,农历差了太多,以后就按照阳历过了

如果你懂事了,会同意我们的选择么?

孩子,套用一句流行语,我负责挣钱养家,你和妈妈负责貌美如花,这貌可不是只修外在,一定要内外兼修,腹有诗书气自华

我们努力为你提供一个富足的生活,不求高贵,但求温馨

希望你快快乐乐的长大,伴着父亲的散文,母亲的画

—— 写于2017年10月,修改于2017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