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用凌乱的词句纪念您

石头墙角散开的几株草莓,是我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味道

Posted by Perrone on January 31, 2018

不知怎地,最近工作毫无状态,终于还是提笔,想想原因,竟是今天是1866年之后的首次超级蓝月月全食。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妈妈的爸爸叫外公,妈妈的妈妈叫外婆…”,是啊,妈妈的妈妈叫外婆,但我更习惯叫姥姥。

小时候,在昏暗的灯光下,您翻动着锅铲,洒下几粒味精,香喷喷的柴火饭就出炉

也许是一盘略咸的土豆丝,也有可能是一盘猪油炖豆角

最常见的苞米茬子和留着油的咸鸭蛋

还有石头墙角散开的几株草莓,是我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味道

小时候,低矮的房屋,月光透着格子木窗洒进到土炕上来,便是一个听着您讲故事的恬静夜晚

左邻右舍的家长里短,一个略带点迷信的故事,中央一套黄金时段的主旋律电视剧,也有参不透的佛法

……

长大后,我外出求学,很少回去看您,每次回去您都想留我住下,

每次离开,您都迈着不太利索的步子,送我到村口的马路

我不敢回头,不忍去看见过您噙着泪水的双眸

……

再后来,到北京工作,就更少回去,偶尔打几回电话都能听见您爽朗的笑声

我的婚礼答谢宴,您还是来了,岁月和病痛在您身上烙下了深刻的印记,但你还是微笑

……

2017年1月31日,丁酉年正月初四,妈妈接到电话泣不成声,我知道您走了

您该是去极乐世界学习佛法了吧

您在那里还好么?

只是我很想念您

请允许我用凌乱的词句纪念您